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奇书网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

少年啊宾全文 艳情短篇合集 少妇白洁

3 2 章 遥点江山

      “手中之物,是什么?”云上似在自言自语,又似在问天问地,也似在问五女。

    “一粒黄豆呗!这都不知道!呵呵!出去后别说我认识你!”回答得最快的,当然是似没长大的云霞。

    而温、张、蓝、周四女,则一阵愣呆,她们可不像云霞那么幼痴。都各自的一阵思悟,又看了看云上。只见他手中再无一物,却像握有一大球。那球,有多大,不知;那掌,有多大量,也不知。而另一手,正指点大地,印证天地阴阳。

    四女皆心若所得,齐齐相视而笑。周红,也视透云层,笑览天阳无限生机。蓝纱,则指天法地,地球的幻影罩身自转,看起来美丽梦蓝。张丹,则梦化太虚,无数黄豆大的星球,作无极状,绕身漫绕。温碧雪,则融入在了这茫茫雪海里。似雪,非雪,非非雪。

    此时的四女,好像与云上拉近了距离,却又远在万里。她们,看着云霞,觉得她好无知;都在感叹,以前的自己,或许也是这样吧!虽是神的妹妹,却也忍不住的一阵鄙视。这是上位者对凡人的自然行为。并非她们故意异别。没有那一个上位者,会对下位者恭敬。

    有些至理,不管在那一个层次,都是真。没有实力,不但自身没有自信而言,别人也没有敬畏你的理由。别人即使对你和气,那也只是人家的宽仁。但心目,中高人一等的潜意识,却不是他自己能够控制得了的。

    修为越高,控制的能力就越好,可是时不时的,还是会露出一些微末的鄙视信息。也有一种情况,他对你一点都不鄙视,因为他只当你是会移动的树。更不会对你产生爱情,试问人会对蚂蚁产生爱情吗?即使有,也只是依高静底的怜惜。

    知道的越多,就越发觉自己越是无知。四女随着境界的增高。渐发现,云上离她们好远好远。才惊心的发现,原来云霞在云上眼中,也不是原来那么重要。云上虽没有说,以前四女也没有发现。可如今,身临上位境界,能察物于微,能观欲于妙。云上那隐藏在,似大爱下的无情,又怎能瞒得过她们锐利的心眼。才惊心永恒者的执着。

    才发现,以前云上对云霞的腻爱,叫做随遇随安。他像静默的山石,在静观云霞的无知;当点拨无意义时,就任她胡闹。管她混混噩噩,不明自我;管她被情欲元毒将灵魂收割。他在等待,等待云霞给他结果。等云霞或能及时登临上位,或等她慢慢变老而亡祸。

    她们相信,到那时,不管云霞是存在,还是归于无极。都是云上升华之日。永恒的追求者,就像按时出发的公车,时间一到,就不会管是否还有人将要来。没有赶上的,就只有等下一班。可人的生命是有限的,没有机会等也等不到。而如今,她们是多么幸运。

    从而泪无心涌,也对她们的神,满眼梦幻幽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云上哥哥,教训教训小岛份子,好不好!”云霞天真的向云上撒着娇。四女则体悟着自己的美妙。

    云上不语,只看向窗外。就只见漫天雪花,纷纷绕绕,漫漫悠悠,飘进屋中。不沾四壁,不惹纤尘。云上随手拈过一片,放大如碗,成六角六芒,晶莹碧透,浮空旋转,甚是好看。

    云霞见了,也抓过一片雪花,仔细一看,果然是六个角。也见机性起,抓了片片雪花,放大如碗,满屋子乱转。也在屋中笑呵呵的,东指点,西指点。

    云上特喜‘无限北斗满天星辰道衣’,常常穿在身上。只见他道袖一挥,心念遥达,调动钓岛上空的卫星,将实况转播到几人眼前。再一挥袖,碗大的雪片,嗖的一声,飞向窗外,越飞越远,越远越大。跃千山万水而去。

    至小岛上空时,已长到百米大小。在虚空急转如飞轮。一路划过,小岛鸟人,血肉四溅,战舰横飞。让小岛鸟人,血祭了遇难的爱国人。且还向小岛方向急行,一路摧枯拉朽,不管是人,还是屋,都尽数化为粉末。

    搞得小岛人,哀嚎四起,全国告急。谁知道那片六芒雪片还会斩多少人,还会毁多少屋!更气人的是,那六芒雪片好似长了贼眼,专毁值钱的高科技。当它被从四面八方赶来的数名天忍合力围攻时,还一颤一抖,身分六方,刺穿六个方向上的十数人。才完成了使命,回天地,归无极。

    一幕幕都实况转播到了,云上与五女眼前。

    “碧雪姐姐,他们是不是很可怜啊!他们只杀了我们几个人,我们就杀了他们好多人,还摧毁了他们的好多大楼!我们是不是太残忍了啊!”云霞这丫头,竟一阵莫名其妙的怜惜。真是喊打的是她,喊怨的也是她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人,还是其他存在,都要量力而行。不能惹的,就不要去惹。生命是多么的脆弱!如果自己都不珍惜,又怎能怪得了别人。”张丹躺在沙发上幽幽的冷酷。

    “即使生命不能永恒,却也有自己的精彩,就像这窗外的白雪,飘飘荡荡,迷迷茫茫,其生命虽短,可谁不惊叹它们的美丽。雪融于火,化气归源,人若死,也归天地。哎!”周红站在窗边遥抚满天飞雪,不由声声长叹。似在感叹生命的精彩,也似在感叹生命的短暂。

    “身为永恒者,是不是离我们的源太远太远……”云上也沏了杯茶,在另一窗边闭着眼,任茶香四散。在他的肩旁,还有从窗外伸进来的数支梅花。

    由于几人都寒暑不侵,门窗几乎四季大开。种于蓝天碧海阁的风景,也不甘寂寞的,进屋窥探。几人都热爱自然,也任它们在屋中糊来。只有云霞,调皮的用真元力,令它们在屋中变着花样的长。

    “哎呀呀!怎么一个个都像古董似的!走!到外面打雪仗,堆雪人儿去!”云霞见四女一男,在那里说三道四。干脆拉着他们去玩雪。

    五人虽临上位境界,但随遇随安,也跟着云霞在希希落落的高楼间,打起了雪仗。要是还呆在屋中,肯定失了这件美差。远处的雪毯上,已有好些人在追逐着。有大人,有小孩,甚至有老人。

    都在品尝这难得一见的天赐雪花圣境。 ( 少妇白洁 http://www.qishu7.com/1/1711/ 移动版阅读m.qishu7.com )
(快捷键:←) [上一章] [本书目录] [下一章] (快捷键:→) 返回奇书网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