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奇书网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

少年啊宾全文 艳情短篇合集 少妇白洁

4 1 星章 俯视星河

      “老子们都打到门口了,还在摆显,不是找死啊!……”秦军这小子还想啰嗦,却被合气踏空的小天女一瞪,就再也不敢多嘴,这小子连几大部长都可以不甩,可怕小天女比怕他妈还过甚。

    不过也不能怪秦军那撕发牢骚,虽然还没有证得全能量体,可也是近能量层次的颠峰人物,自然不会将一群靠祖宗福阴而登临上位的蛀虫放在眼里,面对淹盖几十个山头的金光,还真没怎么在意。

    心里暗自嘀咕:“神也真是的,几个跳梁小丑而已,怎么也亲自来了,别说几大部长了,就是派三代四代弟子,也还不是照样轻松搞定。”可是转眼在心中又是一惊:“部长,什么部长,我是那儿的部长,为什么我会这么说呢。”()

    不管秦军那个憨憨儿在那里歪头搔首。

    随着金光的显散,出现的景象却让云上一般人马惊掉了下巴。连云上这个带头的都在发呆,摇首四顾。想看看这世界是否还正常,可令他失望了;只见和他来的一群傻B在那里大张其嘴流着口水。让他不得不在心里哀叹:“见过色情狂没?就这样儿的!”

    让云上郁闷的是,他的那些个手下有点变态还好解译,那是他们没见识。可是,和人家青华宗的比起来,就小乌见大乌了。你说你骑驴的你骑驴吧,骑马的骑马吧,骑骆驼的我也不去管你。可是,你怎么把猪也骑来了,还要不要人活啊!更过份的是,你骑猪还好说了,可是你一大活人你跑到鸡背上去干什么,我是来踢馆的,又不是来和你斗鸡的!

    “孩儿们,给我坎他丫的!”此时的云上,哪还有半点宗师风范,原来他看见有人竟然骑着老鼠过来了!也不想想,吓着咱们的女生妹妹那可咋办呢!所以干脆不费话,提着古剑‘青峰’当刀使,即不用剑法也不用刀招,就那么和骑鼠的那位猛人猛干起来。

    ‘一刀两断’斩了鼠头,‘横扫三江’断了人骨,然后也不再去阴别的人。因为他要去捡还抽得欢的鼠尾巴根儿!

    随着双方人马的混战,都快分不出敌我来。幸好,求恒阁的弟子或信徙身上都或多或少的有着永恒真光。所以还好分辨,可对方的人马就比较惨了,有坐骑的还好认,可没坐骑的不好分辨,自相残杀几乎每一分钟都在进行。

    最拽的要数小天女了,毕竟是和云上心湖中的宠宏圣婴是一个级别的,都属宇宙宏级生命。能最那个强,控制那个精密。不见她有何动作,只见一股股能量一化二,二化四,四化八,八化十六,又化三十六,六十四,后成千上百条,都好像是长了眼睛,只要盯上了一个人,就烈火遇上干材,不死不休。()

    再说那些半能量体(俗称地仙或者半仙)哪能存受得起纯能量的功击。凡是被沾上的,不是缺胳膊肘儿就是少了大腿,或者就是在发疯般的跳着街舞。汗!!太猛了,看得云上眼皮儿直跳!总算见识了母老虎是怎么个彪法。赶忙跑过去,五体大张,板挡在她面前狂呼:“打住!打住!”

    小天女幽怨的、默哀的注视着他,一副‘你也让人家爽爽啊,光你一个人快活了,却不理人家。’云上赶忙解释:“母老……大姐,亲亲大姐,哪用得着你老人家出手啊,再说某家还要练兵呢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呵呵!呵呵呵呵!你练兵!练兵,你这也叫练兵。哦,不行了,死了,不行了。哦,死了,死了。不行了!”小天女在那儿抱着肚子,笑得喘不过气儿来。

    云上看了看乱七八糟的战场,气死人了,这些家伙,都是高能力者了,PK的时候还像凡人打架般死缠烂打,有的抱着人家摔交,人家不干,他偏要赖上去,那眼神‘来吧,来吧,咱俩亲亲热’可是人家就是不干。于是你就不干,那我就强干。追追逃逃。都忙得好不乐乎!

    “咋了!有什么好笑了,不就是乱了点么,这是某家事先就预了到了的。我这是在训练他们的单兵混战能力呢,效果还不错!!”虽然觉得有点太那个了,但,我是谁啊,求恒者什么都比别人拽,就是脸皮也比别人厚了不知多少倍,所以脸上虽觉得有点紧绷绷,还是大言不惭,神说八道。()

    ‘哼,要是姐姐我出马,这些土鸡瓦狗,早就飞灰烟灭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是,哪是,只要小天女出马就没有办不好的事。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什么,难道本天女的能力还能够有假啊!”小天女见云上居然不信他的大能力,不由一阵火气。

    “哪里,哪里,要是蚂蚁,我也可以踩死一大群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你是认为我,欺负底层次的存在了!!是不是啊!”小天女揉了揉拳头。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,可是这训练人,和打架可不是一回事,有的人打架很行,可是训练人,却是一团糟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你的意思是,我训练人,不行了。是不是啊,哼哼!!”小天女想发彪了。

    可是看见云上吓得缩了缩头,哪样儿说有好可怜就有好可怜!于是彪又没发成:“我忍,我忍!我忍!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这么说,这可是你自己说的!我认为,你肯定行了。只是这世界上的事情啊,要亲眼见了,才能真信,你说是不是,周密!”云上对才出战场的周密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,这个,阁主,你说什么啊,对不起啊,我昨天生病了,耳朵不太好,我什么也听不见,哦,我走了,我得去看耳朵,医生叫我今天早点去。拜拜!”周密这撕也不是省油的灯,脚底抹油,溜得贼快贼快。

    “谁说的!我要训练,只是有的人舍不得他的人啊,嘿嘿!嘿嘿!”小天女可不依了。贼笑着看着云上。一副我看你怎么办,小样儿,算计我!!

    “我要是给了呢,就怕你不干!”云上,一副我很心痛,我很为难的模样。我表面的勇敢都是强装的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不干了,要是我来训练,非把他们训练得,神挡杀神,魔挡杀魔。”说完还自信满满的挥了挥她那白嫩的拳头。

    “好,来拉勾,一百年不许变。”

    “行!”心中却在想,我看你怎么收场,说出的话,我等着你不卖帐!阴阴的看着云上,一副‘我很贼!’的表情。在哪里,贼乐,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她就是想看云上出丑。

    而云上,真的有点被她难住了。从而陷入了静默。

    信仰之线,连在足底,总不可能把脚坎下来给她吧。再说,也不是说给就能给得了的,信仰之力从足底永泉穴入,在肉体中,自成系统。系统分为内外两层。外层即是无限进化诀的千曲万拐亿变兆回环。而核心就是永恒神格。

    而这永恒神格,可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要云上将之给小天女,那是不可能的,连百分之零点零零一的可能性都没有。小天女虽然在理论上还算是云上的‘女儿’,不可能背叛他,更不可能伤害他。但上位者的心,智慧而无情,多疑才求真。

    上位者,上不连父母,下不连子孙,近不联亲人,远不联朋友。了然一身,超然一切之外。信徒也罢,朋友也罢,亲人也罢,在求恒的路上,都显得那么不干重要。是可以招之即来,挥之即去之物。除了对永恒的执着,一切都被永恒者视为身外之物。而现在的虚伪与狡诈,阴邪与狠毒,都只为了一个目标。永恒!

    而永恒神格,连接亿万众生的信仰,这是子弟永恒的盼望。信徒在圣人眼中就再也不再是信徒。是圣人与天对弈的旗子。也是圣人超天的基石。不是身外俗物可以比较。就像心头肉,哪能轻电易的割舍。

    两难境地之中,给与不给间甚是艰难。给容易,可收回却是难上加难。小天女虽亲,却也不是自已。何况,云上以知入道。在‘我知故我在’的信念下,就算是自己的分身也不会全全想信,就更别说相信朋蚁。

    圣人,从来不奢望奇迹,也不需要奇迹,更不会让奇迹在自己的领域里产生。圣人行事,将万事万纳入围棋,一切变数在心中程序。所有的奇迹在圣人眼中都不再是奇迹,是应该发生的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再说,中华几千年的教训都不能记住的话,以前那些被儿子杀了夺位的皇帝岂不是白死。

    思极此处,云上的心湖中突然高高的悬起一句庄子的话共十四个字来:“大场,载我以形,劳我以生,息我以死。”却又被心湖高空降落的“恒知恒在”四个字所吞噬。接着,永恒神格出体化宏,一下子布满所有云上使得上力的地方。包括气龙簇在太阳系以外的领域。

    至此,小半个银河系,都成了云上的‘天下领域’。

    更是福至心灵的,自自然然的大开全身毛孔,开放内外脉窍。让身与知都在去去来来的星灵能量中洗礼。从而,能够俯视银河。一举一动都关系着百万星空。再也不是站在地球上,而是踩在浩浩荡荡的沙粒星海中。

    俯视银河,思考将来的方向,地球是牢笼。可如今,自己本以为已经站在了人类的顶端,可哪知才出了地球这个牢笼却又入了银河这个牢笼……

    未知的压仰,宇宙的深空。在那里,到底有什么样的存在……难道这整个宇宙都是个大大的牢宠,真如庄子所言‘大场,载我以形,劳我以生,息我以死。’

    云上迷离的看了看下面刀剑乱飞,杀气纵横的战场,对着深悠的天地,痴痴的言道:“无知还真是福,天真还真是宝。上位者很拽!上位者风光!可谁又知道,在这灿烂的风光下,隐藏的,却是深深的忧伤,对未来却又更加了迷茫……”

    而信徒的眼泪,也跟着流出了眼角…… ( 少妇白洁 http://www.qishu7.com/1/1711/ 移动版阅读m.qishu7.com )
(快捷键:←) [上一章] [本书目录] [下一章] (快捷键:→) 返回奇书网首页